dafabet手机版客户端:毛泽东爱打麻将 他打麻将与

毛泽东并不排斥麻将、扑克这些娱乐活动  打麻将曾经是毛泽东所喜爱的一项娱乐活动。工作之余,他常常以打麻将来消遣。在延安时期,他经常和叶剑英及他的政治秘书师哲等人一起打麻将。  别人打麻将是聚精会神,专心致志。毛泽东则不然,他从不把任何娱乐性活动视为单纯的休息,他经常一边打牌,一边不停地吸烟,同时在脑海里思考着党、国家和军队的大事,一旦他的问题思考成熟,即使是活动刚刚开始或大家玩兴正浓,他也会立即起身,匆匆离席而去。倘若问题没有思考出结果,他就会在牌桌上一直“泡”下去。  有时,毛泽东打麻将特别健谈,他能从麻将的排列组合中找出辩证关系,进而借题发挥,向大家讲述一些引人深思的哲理,使人在娱乐中受到教育。  一次,毛泽东和叶剑英等同志一起玩麻将,第一盘开始,毛泽东就幽默地说:“咱们今天‘搬砖’喽!”同志们以为他是随口说笑话,都没有在意。毛泽东发现大家没有理解,就解释说:打麻将就好比面对这么一堆“砖头”,这堆砖头就好比一项艰苦的工作,不仅要用力气一次一次、一摞一摞地把它搬完,还要开动脑筋,发挥智慧,施展才能,就像调兵遣将、进攻敌人一样,灵活利用这一块一块“砖头”,使它们各得其所,充分发挥作用。你们说对不对?同志们听后才明白了他一再说的“搬砖头”的含义,都笑了起来。这次打麻将一连打了数盘,毛泽东越打越有兴趣。他边打边说:打麻将里边有辩证法。有人一看到手上的“点数”不好,就摇头叹气,这种态度,我看不可取。世界上一切事物都不是一成不变的。打麻将也是这样,就是最坏的“点数”,只要统筹调配,安排使用得当,也会以劣代优,以弱胜强。相反,胸无全局,调配失利,再好的“点数”拿在手里,也会转胜为败。最好的可能转变成最坏的,事在人为!说到这里,他爽朗地哈哈大笑起来。  另一次,毛泽东竟把麻将同反对封建迷信联系了起来。他说:麻将和神一样,都是人做的,目的都是用,不过用处不同,人们打麻将是为了消遣娱乐,而神则不同。人们创造神是为了征服自然,主宰世界,借它来实现自己的理想,比如人们创造的龙王就是为了让它上天行好事,四方呈吉祥。  毛泽东还曾巧妙地借助麻将的术语做统战工作,曾任全国政协副主席的刘斐,原是国民党高级将领,曾代表国民党到北平同共产党人谈判。和谈失败后,刘斐思想斗争十分激烈,是留北平呢?还是回南京?一次宴会上,他和毛泽东谈话时,以麻将为题,试探着问道:“打麻将是清一色好还是平和好?”毛泽东想了想,笑着答道:“清一色难和,还是平和好。”刘斐豁然领悟:“平和好,那么还有我一份。”就这样,毛泽东的一席话终于使刘斐下决心留在了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