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危险叛徒顾顺章引发中共中央灭顶之灾

《文史参考》第22期封面故事揭开谍战剧的虚假面纱国共隐蔽战线较量真相时下,随着电视剧《黎明之前》的热播,“谍战片”风头不减,国共两党在隐蔽战线的斗争,因其神秘性和充满刺激的情节,日益成为影视作品的重要题材。在《潜伏》、《东风雨》、《风声》等影视作品中,俊男靓女加灯红酒绿再加黑枪冷箭,令人紧张、悬疑的谍战故事,着实吊足了观众的胃口。事实上,真实的隐蔽斗争遵循一个共同的行动原则,“不像间谍的人才是最好的间谍”,从形象到行动,“特殊化”均是大忌。利用女色、金钱收买和手枪暗杀等方式,更为中共地下工作所不允许。我们无意诋毁编剧们的天才想象力,我们也不能要求所有的影视作品都完全遵从于每个历史细节,但真实的历史本身就是一出大戏。1927年国共关系破裂直至1949年解放战争在大陆胜利,中国共产党人同国民党在隐蔽战线进行了激烈交锋,其跌宕起伏和惊心动魄一点不亚于、甚至超过了影视改编。其中有许多名字,都为今天的观众所耳熟能详,如周恩来亲率“红队”(俗称“打狗队”)扫除顾顺章叛变带来的隐患;“龙潭三杰”之一钱壮飞从国民党高层眼皮子底下截获情报,救中共中央于危难??希望观众在享受视觉盛宴的同时,能循着历史的本来面目,感受真实的对决。自古得人心者得天下,秘密战线的较量同样是人心的较量,国共双方隐蔽战的胜负所向,正基于此。顾顺章变节 史上最危险叛徒引发中共中央灭顶之灾顾顺章是中共早期领导人之一,他早年在南洋烟草公司的制烟厂当工头,从小好勇斗狠的顾顺章曾参加青帮并当选小头目,在上海滩的帮会、流氓斗殴中表现非凡。因为他敢打敢杀,在工人中颇有影响,被当时领导上海工人运动的中共领导看中,1924年他加入中共。1925年“五卅运动”时,由于在罢工中表现活跃并本领高强,一度担任苏联顾问鲍罗廷的卫士。1926年,顾顺章与陈赓等人一起,被中共中央送到苏联,短期学习“政治保卫”。顾顺章在苏俄受训的时间并不长,但他凭聪明机警的天赋,学到一身本领,如化装、表演魔术、操作和修理机械、心理学等都很精。他还擅长双手开枪、爆破、室内开枪而室外听不到声音、徒手杀人而不留痕迹等等,国民党中统老牌特务万亚刚在其回忆录中称他是“全能特务,够称得上大师。在顾顺章之后,特务行列中,无人能望其项背。”1927年,顾顺章回国,在上海工人武装起义时,被推举为工人武装纠察队总指挥。“4•12”政变后,他协助周恩来领导中央特科并兼任第三科(行动科)的负责人。中央特科下设总务、情报、保卫、通讯四个科。一科负责设立机关、布置会场和营救安抚等工作,科长是洪杨生;二科负责搜集情报,科长是陈赓;三科也叫做红队,俗称“打狗队”,负责镇压叛徒特务,科长是顾顺章;四科负责无线电通讯,科长是李强。当时,由顾顺章领导的“红队“极为活跃,惩治了不少叛徒特务,使敌人闻风丧胆,顾也由此在“八七”会议上当上了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当时在江西苏区的毛泽东也是政治局候补委员。然而,随着地位的上升,顾顺章日渐骄纵,生活腐化,吃喝嫖赌,五毒俱全。陈赓曾忧虑地对人说:“只要我们不死,准能见到顾顺章叛变的那一天。”陈赓的预言不幸一语成谶。就在党中央考虑将顾顺章调离特科,让知识分子出身的康生取代他之际,顾对此有所耳闻,极为不满,顿生叛变之心。顾顺章突然叛变1931年3月,顾顺章从上海护送张国焘、陈昌浩去鄂豫皖苏区。在汉口,将张陈二人送走后,顾顺章勾搭上了一个女人。因为缺钱,他居然化名登台表演魔术。当然,顾顺章之所以敢如此犯险,还是因为对自己的身手过于自负。他有着高超的化装术,经常化装后登台演出,从未失手。然而,千虑一失。4月25日,顾顺章被此前的中共叛徒认出,遭到特务的逮捕。当晚,顾顺章被迅速押解到国民党武汉绥靖公署行营。没有严刑拷打,也没有威逼利诱,顾顺章立即叛变。顾顺章在中共时专门负责惩治叛徒,他非常清楚叛变意味着什么。他之所以一被捕就敢于叛变,说明了他背叛的念头早就形成,这一点可以从瞿秋白的遗孀、和顾顺章共事过的杨之华的回忆中得到证明——顾顺章叛变后,中共中央特科在顾妻室内搜出了顾顺章早就亲笔写给蒋介石的一封信,信中说,如果蒋介石相信他,他可以把共产党从中央到支部的各种组织关系,一概交出。杨之华与顾顺章曾同在中央机关工作,彼此很熟,杨之华回忆,顾顺章有几个特点:一、“人矮,精干,多计谋,滑头,勇敢,变戏法的技术很高明”;二、“不多说话,也不曾对同志说过自己的履历和社会关系”;三、“平日不看文件,开会不常说话”;四、“生活浪漫、腐化,吸鸦片、玩妓女,还打老婆”。中统特务万亚刚回忆顾顺章其人,说他执行任务时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但平时与人相处,却态度和蔼诚恳,使人乐意与之亲近。20世纪50年代,香港出版的《徐曾恩回忆录》中,也说顾顺章“说话很风趣,处世经验丰富老到,很富人情味, 善于揣摩人的心理,对人态度和蔼诚恳,使人乐于亲近。”顾顺章清楚,南京国民党的特务系统中潜伏有中共的卧底。因此,在汉口被捕后,他立即要求直接面见蒋介石,并告诫特务们不要事先向南京发报。但汉口方面按捺不住抓住大鱼的兴奋,国民党武汉行营主任何成俊还是将顾顺章被捕并叛变的消息电告给了南京。而在南京接收这封电报的,正是打入国民党中统内部的中共地下党员钱壮飞。当顾顺章得知电报已发往南京时,跺足长叹道:“抓不住周恩来了!”